大夢誰先覺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將紀錄自一九九九年起學習古人智慧的一些課堂筆記及心得
  • 38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如何以易經乾卦意旨達到天下平

春秋宣十五年宋人及楚人平,宋大夫華元與楚大夫司馬子反以其仁愛之心達成兩國之和平。春秋書之,大其平乎己,此皆大夫也,何以稱人?以春秋重人及貶天子、退諸侯、討大夫的精神,看似貶,實則褒,褒其身為人做人之事。所以天下平在於人,不在於天子、諸侯、 甚至卿大夫。何以曰平?和而不盟曰平(唐,啖助),何以不盟?隱元年注﹔凡書盟者,惡之也,為其約誓太甚,朋黨深,背之生患禍重。是故平較之於盟的結果合乎人道。 大學有云: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正心,正心而后修身,修身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這一套由內聖而外王的政治哲學,提供了天下平必經的過程。所謂萬丈高樓從地起,何況是天下平的這等大事。天下以人為最主要的組合,而人由心性所指揮,所以平天下當從人性入手。因其國而容天下(註1) ,平天下應從己國做起。 繁露盟會要:至意雖難喩,蓋聖人者貴除天下之患。聖人於易經乾卦中教導後人幾個平天下的步驟,謹就六爻觀察所得分述於后: 一、潛龍勿用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悶,不見是而无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中國人敬天,而龍騰於天際,有德如龍是何等高的德行?潛龍不出,乃因陽在下也(註2)。繫辭: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仁?潛龍在下,所以守位,守位在於貞固,貞固才能篤恭,君子篤恭而天下平 (註3)。 二、君(群)德 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群)德也。群德是眾人之德,非一己之德。成大事絕非一己之功,非群策群力不足以成就。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所以庸言信之,庸言謹之。善世而不伐,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註4),所以能德博而化天下。 三、進德、修業 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以與幾(機)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盡己曰忠,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註5),恕道在於推己及人,能忠於己,才能行恕道;民為邦本,得民者昌,民無信不立(註6)。修辭是謹言,言行,君子之樞機(註7),幾(機)事不密則害成(註8)。誠者自成也,不誠無物(註9)。進德之本在於立忠信,修業之本在於謹言。是故上可以不驕而與機,下可以不憂而存義。 四、自試 文言九四曰:或躍在淵,自試也。學有兩層意義,一是覺,一是效。覺,心中有所領悟,是知的工夫,是智者的行為;效,效法,模仿,是行的工夫,是仁者的行為;知行合一方為學。要成就大事,非要有勇者的行為不可,自試即是勇者的行為,為學在於處世,龍躍於淵,時機已成,此時不試,更待何時?何況是為所當為。有了三達德,知行又合一,何事不成? 五、大人之德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又曰﹔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撓萬物者莫疾乎風(註10),時勢所趨,民心向背,始乎微而終乎不可禦者也(註11),而大人者,值此風行草愝之時,更見其風俗之所繫(註12)。 六、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 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無輔,是以動而有悔也。又曰﹔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其唯聖人乎?聖人知進、退與存、亡,不失其中。商君能變法強秦,卻不能保身(註13)。明哲可以保身,明哲得先學哲(哲是思想,哲學即思想之學)。進退有據而事成,屈信(伸)相感而利生(註14)。 剛(無欲)、健(不息)、中(時中)、正(養正)、純(無雜念)、粹(無瑕疵)、精也,精在於定,定於一也(註15)。疑而不能定(註16),去疑在於思而學(有想法要學著去做),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決定不移,因為定所以不疑,因為不疑,所以不移。而六爻發揮,在於通情,通情才能達理。聖人以易來通神明之德,類萬物之情。觸類而后旁通,物格而后知至。惟精惟一(註17),時乘六龍(爻),先天而天弗違,天下雨露均霑,天下平也。 談了那麼許多,仍只是紙上談兵,無濟於事,腦子距離腳總是最遠。非立身行道,不能立其功,平天下者,聖功也,聖功乃非常人之功,非不能也,不為也。元(善之長)、亨(嘉之會)、利(義之和)、貞(事之幹)四德貴在於行,行元者,先於天則統天(註18),後於天則順承天(註19),乾元用九,乃見天則(註20);行亨者,以亨,行時中也(註21);行利者,利涉大川(註22),能以美利利天下(註23);行貞者,動乎險中大亨貞(註24)。是故君子行此四德者,曰乾元亨利貞。 註1:春秋繁露盟會要篇:親近以來遠,因其國而容天下,名倫等物不失其理。另見俞序篇:故予先言春秋詳己而略人,因其國而容天下。 註2:易經乾卦九一小象:潛龍勿用,陽在下也。 註3:中庸:詩曰:『不(丕)顯惟德,百辟其刑(型)之!』是故君子篤恭而天下平。 註4:道德經六十六章: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註5:論語里仁篇:「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註6:論語顏淵篇: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註7:易經繫辭:言行,君子之樞機,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慎呼。另見春秋繁露立元神篇:君人者,國之元。發言動作,萬物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端也。 註8:易經繫辭:子曰,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機)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註9:中庸:誠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是故君子誠之為貴。 註10:易經說卦:動萬物者莫疾乎雷,撓萬物者莫疾乎風,燥萬物者莫熯乎火,說(悅)萬物者莫說(悅)乎澤,潤萬物者莫潤乎水,終萬物始萬物者莫盛乎艮。 註11:曾國藩原才:風俗之於人心,始乎微而終乎不可禦者也。 註12:曾國藩原才:風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乎一二人心之所嚮而已。 註13:商鞅於秦孝公時變法,奠定秦後來統一的基礎,後為秦惠王處”車裂”之刑。車裂,五馬分屍。 註14:易經繫辭: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屈信(伸)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伸)也。龍蛇之蛰,以存身也。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 註15:孟子梁惠王篇:孟子見梁襄王,出語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卒然問曰:『天下惡乎定?』吾對曰:『定於一。』」 註16:王引之經義述聞:思而不學,則事無徵驗,疑而不能定也。 註17:尚書大禹謨: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註18:易經乾卦彖辭: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註19:易經坤卦彖辭: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 註20:見易經乾卦文言。 註21:易經蒙卦彖辭:蒙,山下有險,險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時中也。 註22:易經需卦彖辭: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中正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註23:易經乾卦: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註24:易經屯卦彖辭: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